呼和浩特新闻网 > 内蒙古呼和浩特新闻网 > 首府资讯 > 呼和浩特要闻 > 正文

景德镇治疗近视眼,景德镇治疗近视眼医院,景德镇治疗近视的眼睛

景德镇治疗近视眼,

  2012-2017,至乐汇《驴得水Mr.Donkey》已经演了5年,被关注热议了5年,全国40多座城市300多场,舞台上最多情洒脱的人疯了死了,最暴躁易怒的人跪地讨饶,最憨厚老实的人恶毒报复……人人都被改变,每一段人性拷问都直击内心。

  5年5代演员,每个人都用高水准演技构建出一场残酷的人间喜剧,震撼着台下的观者。而这块演员实力的试金石,更让所有人记住了张一曼那一袭秀丽旗袍,记住了那个颠覆性的角色,记住了她们与众不同魅力非凡的面容。

  张一曼这个满口荤段子、一言不合就“睡服”的非传统女性角色,在制造了这部荒诞戏剧大部分喜剧效果的同时,还成了观众心中的“身体自由主义”代表。她被观众认可不仅是因为她的特立独行,且因为其独立自主、坚强洒脱、遵循内心的女性特质所代表的东西方女性在这个角色中的缩影。

  张一曼的经历、性格其实和很多人有共同点,她们都跳出了固有的思维框架,以自身行动消除社会性别角色和偏见等,历史正因她们的存在而熠熠生辉。

  在某种意义上,个人的社会地位与其生活的社会环境具有直接的联系。比如莫泊桑笔下的羊脂球,和张一曼一样,因为所处的混乱的社会环境而沦为被利用的工具,但她善良的品质与其所处的社会与人文环境之间构成的矛盾恰恰有力地突出了她的纯洁。她们是对世俗的一种挑战,具有挑战和颠覆正统、社会公认的伦理结构和道德价值观的作用。

电影中的羊脂球

  张一曼寻求自由的个性解放意识、自我价值实现也是现当代女性的心声,在当时社会背景下更显得弥足珍贵。正如划时代的前锋西蒙娜·德·波伏娃,她的一生、作品和斗争导致法国及整个世界女性和男性的醒觉。她为全世界的妇女打开了一道门,她在1955年访问中国后所著的《长征》一书中表达了对旧时代束缚女性的种种“观念”的强烈不满,对女性的生存过程充满人道的同情。作为“存在主义教母”的波伏娃,更关心的是作为个体的人,而不是社会,更关心人的“自由”,而不是他们的“幸福”,帮助人们从浑噩无知或孤芳自赏中走出来,去发掘对处境有意识、有承担、有超越的“真正自我”。而这些观念表达,正是张一曼性格形成的有力依据。

波伏娃

  张一曼忠于天性诚于自我不被礼教捆绑的形象具有大胆鲜辣的美感,古往今来被记住被追捧被偶像化标志化的女性代表,都有类似的活力与魅力。在新时期,学术界、艺术界、政府、商界均浮现出了一批批杰出的女性。奥普拉、希拉里·克林顿、梅琳达·盖茨、克里斯蒂娜·拉加德、玛丽·巴拉、玛丽莎·梅耶尔和谢丽尔·桑德伯格这些女性中的佼佼者,展示了女性力量的多元化、自然和自由。无论是稳步前进,还是勇敢地打破传统限制,这些女性都改变了各个领域的景象。正如美国著名的女性代表葛罗莉亚·玛丽·斯坦能所说:“当我们放弃从他人那里寻求认同,会发现反而更容易赢得他人的尊重。”

  每一个意志崛起、内心强大、坚不可摧、独立自主的女性,她们都是张一曼。

希拉里、奥普拉、桑德伯格(从左至右)

  《驴得水》演出5年多,张一曼这个充满挑战的角色吸引了许多优秀女演员的目光,她们都渴望塑造这个“睡服女神”,尝试激发表演潜力。穿着高衩旗袍摇曳身姿,轻声浅唱着《我要你》,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让人或喜或悲、牵肠挂肚。5代“张一曼”由6名优秀女演员扮演,这个角色和她们相辅相成共同成长,她们既成就了张一曼,也因张一曼证明了自己。

  第一代“张一曼”任素汐在舞台上历练多年,在影视剧中崭露头角,以扎实的演技和充满灵气的表演获赞无数,至今已拥有众多拥趸。她爱这个已经演绎百遍的角色,她对一曼有自己的理解:“她是一个有底线的人,一个真诚的人,一个真实的人。”

  第二代“张一曼”惠青文不仅是一名好演员,也是一名优秀的导演,她出演过《驴得水》《梵高自传》《东北往事》《给未知恋人的爱情短信》等多部舞台剧,还从事着多部电视剧的导演工作,并且是著名导演陈铭章团队的执行导演。

  第三代“张一曼”孙小冉,出演过多部戏剧及影视作品,除了演员的身份,还是一位戏剧教育工作者。演出中给观众带来的不止有感动,还有震撼。曾经在一次演出中,她所饰演的张一曼自抽耳光时,观众席都忍不住传出声音:“轻点!”

  第四代“张一曼”潘艺烁,可谓多项技能加持,舞蹈专业出身的她获过不少大奖,还是一名极具潜力的歌手,因为演技才能突出被导演青睐,还是剧组绝对的“颜值担当”,她扮演的张一曼被粉丝形容“自带仙气”,这个角色的磨练为她的演艺之路打开了更多可能。

  第五代“张一曼”,由初七和王诗晴两位演员饰演,作为年轻一代新生力量,初七、王诗晴都赢得了导演挑剔的目光,完成了苛刻的排练,在舞台上演活了张一曼,将这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人物注入了完满的生命力。

  初七是一位日本留学回来的“海归”派,曾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的她对张一曼这个角色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因为常年在国外独来独往,她的性格里就有自由奔放的一面,由于对表演的热爱她只身回国,愈发能将张一曼的孤独随性绝世独立演绎得淋漓尽致。

  刚刚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王诗晴则给观众以巨大惊喜,肤白貌美大长腿只是她的附加分,即使在出演了至乐汇多部戏剧,塑造了性格迥异各具特色的女性人物后,她仍然在不断突破自己,誓将“实力演员”进行到底。

  在至乐汇多部作品中,王诗晴以百变形象示人,《破阵子》中悍妇小莲嫂子一开口“霸气外露”一个眼神“秒杀”屠户;《思奔》中她既是清纯善良的女大学生小翠,又是一颗子弹打下两架飞机的山寨夫人,在《左耳》中她将娇蛮任性的蒋皎演绎得让人咬牙生恨,在《笨贼一箩筐》中她又是一个傻得可爱头脑秀逗笑料百出的女服务员……二十出头的美丽女孩,难得有一份忠于舞台磨砺演技的耐心。

  她说热爱戏剧,想演“坏女人”,想挑战更高难度,张一曼也是她一直追求的角色。这一次在《驴得水》中,她果然不负众望再次不走寻常路,她的张一曼高挑妩媚艳而不俗,眼神清澈笑容干净,前一秒放浪后一秒疯狂,有嬉笑调情的不羁有周身战栗的惊惧,崩溃时刻极具爆发力,每一个细节拿捏得当处理到位。台下的苦练没有辜负年轻演员难能可贵的表演热情,观众不肯散场的掌声与喝彩就是最好的回报。

  张一曼是一个风流而不下流的女人,即使不喜欢她也替她惋惜。即便貌不惊人,大家也能慢慢从她脸上发现美感,发现被纯真包裹着的性感,还有那毫不放荡的韵味,不拘世俗的魅力,直到最后满满的都是心疼。

  戏剧舞台才是真正的演员的艺术,很难说《驴得水》的主角是谁,闹剧的主角不是单个的人,而是人和人的互动关系,但最立体的那个角色,始终以张一曼为画面的主体。她是一个符号,并不完美,但是真实,代表一种尝试与表达,代表你向往和怯于表露的内心,代表一部分人道德碰撞的选择,代表不宽容世界中的挣扎,人人都是矛盾体,人人都是得水驴。

  至乐汇《驴得水》2017年巡演接近尾声,到2018年1月,张一曼还将登上15座城市的舞台,静候观众,为他们唱一曲民国最美小情歌:我要你在我身旁,我要你为我梳妆,这夜的风儿吹,吹得心痒痒,我的情郎。